2021年03月17日
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

秦俑发现始于一次打井

打井,过去是人们日常生产中一项重要活动,因为生产与生活中时时都离不开水。在打井过程中,也曾出现过不少新鲜事、奇怪事。有的地方打出了优质水源;有的打出了温泉;有的打出了古墓,挖出了金银财宝;还有的打出了“美丽乡村”。而在陕西西安临潼代王一个村子,因为一次偶然打井,挖出了号称“世界第八大奇迹”的兵马俑。

那还是在1974年3月的时候,临潼县代王公社西杨村又开始了一年一度的打井工程。24日这天,生产队长杨培彦和副队长杨文学,来到村子西南边柿子园一角的西崖畔上左顾右盼。最终,两人决定在这里找一处地方划好队上打井的具体位置。

第二天,以杨全义为组长的六个青壮年劳力,就在队长划定的地方开挖了。其具体分工是:杨培彦与杨志发在井下挖土,其余四人在上面运土。以他们几个年轻小伙子的体力来说,打一口井,不会太费力。可是,这口井却很特别。开始还好,刚挖到一米深时,进展就显得艰难起来。两天后遇到了坚硬得像石头一样的夯土层,再往下挖到三四米深时,又遇见一层厚厚的红土。一镢头挖下去只是一道浅浅的痕迹,而且震得人双臂发麻,虎口剧痛。这种现象,在打井中从没有见过。这些纯朴的农民怎么也不会想到,这红土层就是考古界专用术语中的“红烧土”。当时,杨培彦等人以为这是房子被烧后留下来的痕迹。几个农民猜测说:“这可能是先辈们建的一个砖瓦窑吧。”就没有在意,继续往下挖。到了第五天,也就是3月29日,出现了更加奇怪的现象。正在挥着镢头挖井的杨志发,忽然发现在靠井西壁的脚下,有一个圆口形的陶器。他不禁惊叫了一声,以为挖出了一个瓦罐。他连忙叫杨培彦过来看,杨培彦以为这是个瓮,不断往下挖,越挖越复杂,待最后挖出来一看,并非瓦罐,而是一个陶人的头和脖子,当地人称之为“瓦盆爷”。杨志发对杨培彦说:“你瞧,这恐怕是古庙里的菩萨头。”杨培彦看了又看,表示赞同杨志发的说法。待他们再继续往下挖的过程中,又将“菩萨”的身子、手脚挖出后,更相信这是一尊完整的“菩萨”。

“西杨村打井中挖出了神像”的消息不胫而走,被人们传得沸沸扬扬,引得附近村民纷纷前来围观。正在大家为这个刚刚挖出的“瓦盆爷”闹得热火朝天的时候,公社里一个名叫房树民的水保员前来检查打井工作的进展情况。他为这口井的进展速度觉得纳闷,“打了这么久,咋还没打出水来呢?”当一个社员把挖出的“瓦盆爷”指给他看时,他顿时愣住了。“你们看!挖出来的这些方砖不是和始皇陵附近出土的秦砖一模一样吗?”他第一次把这些陶俑和距此五里地之外的秦始皇陵联系在了一起。作为一名公社干部,他还是懂得一些文物保护方面的常识的。于是,他便叮嘱这几名社员说:“这口井暂时不能再继续打了。”他估计到这很有可能是国家文物。房树民回到公社后,便打电话告知了临潼县文化馆的工作人员。恰好,临潼县文化馆的赵康民是一位文物方面的行家。他和县文化馆的三位同志火速赶到打井工地现场。四十多岁的赵康民仔细查看了这些“瓦盆爷”之后,立即取出随身携带的一厚沓麻纸,小心翼翼地将比较完好的俑头、俑身和俑腿全部包裹起来放上车子。他说:“这哪里是什么‘瓦盆爷’,很可能是国宝。”然后,他嘱咐干部社员,要求他们用萝筛将井口旁那堆混有陶俑碎片的红土,全部筛过一遍,以便将每一块儿碎片都收集起来,连同挖出的弩机箭镞,随后一并送到县文化馆。队长让杨志发和另一名社员一块儿,将挖出来的东西整理后,装上两个架子车,星夜兼程拉到县文化馆。据说,队上还给每个社员记了2个工分。为了答谢这两个农民,县文化馆馆长摸遍了全身,拿出了当月的全部工资——三十多元人民币,交给杨家兄弟。

这批破碎的文物被送到县文化馆后,全世界瞩目的第一批特大陶俑的修复工作,就在华清池东边不远处这个小小的文化馆陈列室的一角开始了。经过赵康民的精心修复后,陶俑显出了原形,展示出了它昔日的风采。

就在赵康民全身心地投入到修复这些破碎的陶俑期间,一个在中国新闻社工作的名叫蔺安稳的记者,回到临潼老家探亲。当他知道了赵康民为修复这批文物付出的艰辛时,便提议让赵康民上报此事。6月24日,这位记者假满回京,将这件事写成了一篇题为《秦始皇陵出现的一批秦代武士陶俑》的稿子,交给了《人民日报》编辑部。一石激起千层浪,这个消息立即引起毛主席、周总理以及中央有关部门领导同志的高度重视。没几天,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同志的亲笔批示就被转到了国家文物局。

1974年7月15日,由陕西省文管会、考古研究所等单位组成的秦俑考古队,进驻临潼县代王公社西杨村。从此,国际考古史翻开了壮丽的一页,当初队上打井的那块儿地及周围大片土地被圈了起来并加以保护。一个规模宏大的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,也在这里紧锣密鼓地筹建。

近半个世纪过去了,每当人们回想起当年打井时的那个情景,真的有点不可思议。每每与当年参加打井的那些老人忆及此事,他们深有感触地说:“真是‘一镢头’挖出个世界第八大奇迹。”当年的杨志发老人被不少媒体称为“杨一镢”,因为打井,也让他后来成了秦俑博物馆第一位职业签名人。

现在,每当游客参观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时,导游总会不失时机地指着俑坑旁边那个地方给游客说:“这就是村民们当年打井时首先挖到的那处。”当初谁也不会想到,打井竟然打出了两千多年前的文物,打出了另一个世界。

□ 马小江